246天天好彩资料大全,246天天好彩资料大全,246天天好彩免费最新内容,让您免费观看246免费资料大全,246天天好彩玄机图等高清内容,365天不间断更新!

官居一品 > 官居一品 > 第七四六章 覆灭 中

第七四六章 覆灭 中

  原来沈就闻得噩耗,竟悲伤过度,直接晕厥过去,醒来后,为李珍兄弟两人举行盛大的【官居一品】出殡礼。不是【官居一品】称李珍为兄弟,而是【官居一品】为李珍和栾斌两兄弟,并在龙头山上亲自铵-坛祭奠,且作祭文沉痛哀悼。

  这篇祭文很快被藏在暗处的【官居一品】奸细录下,传到了赖清规那里。虽然奸细的【官居一品】文化不高,但祭文的【官居一品】大体意思还是【官居一品】能听懂,先沉痛哀悼李珍和栾斌两兄弟,并深深惋惜不能和他们共举大事,又表示将起大军为他们报仇,希望两人在天之灵,能庇佑他成功。这过没完,紧接在祭文之后,沈就又表一篇檄文,这个贴满了赣南各县城的【官居一品】大街小巷,赖清规可以不费力的【官居一品】获得原文,如下:

  盖闻逆贼起而社稷乱,社稷乱则百姓永无宁日。逆贼赖清规称乱以来,於今十年矣,其尝自称忠烈之后,为百姓谋,然细数其实,大谬而非:其父平,本蓝之姓,世代以打铁锅驴为业,为谋富贵而忘其宗,以恶霸赖万年为父,因假其位,犬仗人势,欺男霸女,横行乡里,作孽多端”

  万年者,其祖以九出十三归迹,假天灾掠良田万亩,肥一家而毁千家,及至万年,不思行善,以补阴损,仍变本加厉,饕餮放横,伤化虐民,为乡民所不齿也。”

  有父若此,安识孝道?彼祖如是【官居一品】,怎知仁义?然其样貌岸然、性也虚伪,广聚食客、以为好义;市恩惑众,掩其野心。故得虚名甚嚣于赣南,少年无知以为爪牙。”

  而狼爪蛇齿终难掩盖,甲寅年后,举国上下、齐心抗倭,赖摹竟倬右黄贰砍觑得空当,日益跋扈,肆行凶忒,见有司无乜1应对,野心日盛,终至大逆不道,公然反叛国家”

  其自叛逆以来,蹂躏州县过数千里,荼毒百姓近百万人;所过之境,人民无论贫富,一概抢掠罄尽,寸草不留。却仍大言不惭,谎称为山民谋,引那无知之民,蠢蠢而动。然其误入贼中者,先剥取衣服,搜括银钱,银满五两而不献贼者即行斩。

  而后驱之临阵向前、筑城溶濠、巡山守夜,运米挑煤。但有不从者,则立斩活剥以示众;晷有阴谋逃归者,则倒抬其尸以示众。赖摹竟倬右黄贰砍亲信自处於安富尊荣,而视我赣南被胁之人犬豕牛马之不如。此其残酷无耻之尤,凡有血气者未有不痛恨者也。”

  然犹有可恨百倍之恶行一一赖摹竟倬右黄贰砍为挥霍,遍寻各族先祖大户之墓、亲临掘,所过隳突,无骸不露。掠取金宝、不计其数,乃至破棺挟尸、敲诈勒索……其桀虏之态、毒施人鬼,污国虐民,人神共弃余历观载籍,无出其右”

  然朝廷方御外奸,未及征讨,加绪含容,冀可弥缝!然其豺狼野心,以致病狂、残暴荒淫、肆无忌惮,虽其股肱左右,亦难幸免。李珍居次席,可谓位高权重,然赖摹竟倬右黄贰砍一则觊觎黑甲军久已,巧取豪夺,誓得此劲旅;二则,李珍之妻周氏,貌美不凡,赖摹竟倬右黄贰砍好色,垂涎久矣。竟纳周氏之妹为妾,趁其入宅探望,将之反复奸污。其暴行比禽兽尚远不若,珍安不恨之入骨?”

  此等残暴不仁、元君无父、祸害百姓、状若禽兽之徒,不可留之旦夕。今倭寇已平,天下思安,本部堂奉天子命,统师十万,折冲宇宙,南北并进,雷霆虎步。誓将卧薪尝肛,殄此凶逆,救我被胁之民人,解百姓于倒悬。不特纾君父宵旰之勤劳,且慰天地人伦之隐痛。不特为数万生灵报枉杀之仇,且为诸家祖宗雪被辱之耻。”

  天子忧勤惕厉,敬天恤民,田不加赋,户不抽丁,以列圣深厚之仁,讨暴虐无赖之贼,无论迟,终归灭亡,不待智者而明矣。现大军抵龙南而角其前,据岑冈而掎其后。若举灸火以燃飞蓬,有何不灭哉?又赖摹竟倬右黄贰砍之麾下,多为平凡百姓,受其迫胁,权时苟从而已。经半年之围困,已饥寒交迫、咸怨旷思归、流涕北顾。若尔披胁之人,甘心从逆,抗拒天诛,大兵一压,玉石俱焚,亦不能更为分别也?”

  此番王师天降,登高冈而击鼓吹,扬素挥以启降路,必土崩瓦解,不依血刃!此乃忠臣肝脑涂地之秋,壮士立功之会,可不勖哉!是【官居一品】用传檄远近,咸使闻知。有助我征剿者,本部堂引为臂助,厚以银粮;有抱道君子者,本部堂礼之幕府,待以宾师;有取赖匪级来归本部堂为其请万户侯、将军绶,封妻荫子,荣耀百世;有久陷贼中、幡然醒悟,杀其头目来降者,本部堂收之帐下,奏交官爵;倘有被胁经年,临阵弃械,徒手归诚者,无论前科、一概免死,j$遣回藉。”上有日月,下有鬼神,明有赣南百万民众芸芸,幽有列代祖宗之魂,实鉴吾心,咸听吾言!如律令”一篇檄文,把个赖清规骂得体无完肤,但绝不是【官居一品】造谣诽谤,而是【官居一品】建立在精准详尽的【官居一品】情报基础上,将其祖宗三代不可告人之事,全都添油加醋,展示给天下人……他的【官居一品】祖辈打铁煽驴,父亲改姓;以及赖家放高利贷起家,这些经年隐秘知道的【官居一品】人极少极少,就连他老婆都没听说过;还有那令人不齿,合该三刀六洞的【官居一品】强*奸李珍妻一事,更是【官居一品】做得隐秘,且当事人绝不会声张……而且更窝囊的【官居一品】是【官居一品】,此事生在李珍被俘之后,显然不能成为他背叛自己的【官居一品】理由,但沈默默是【官居一品】欺他有口莫辩-,故意混淆了时间,把这个‘欺其妻,以致兄弟反目,的【官居一品】屎盆子,狠狠扣在他头上。

  读了这篇檄文,赖清规都觉着自己臭不可闻,就像被扒光了扔到人群之中,那种羞愤欲绝的【官居一品】感觉,真让他想找根绳吊死算了。当然他不舍得,于是【官居一品】便要将怒火到别人身上,开始在盛各中寻思,是【官居一品】谁将他的【官居一品】秘密泄露?

  想来想去,只有一人可能知道全部的【官居一品】秘密,那就是【官居一品】跟他二十多年,曾经无话不谈,知根知底的【官居一品】小舅子一一栾斌。

  想到沈就误以为栾斌也死了,沉痛哀悼的【官居一品】祭文,他更加深信,这个畜生背叛了自己,并把自己的【官居一品】所有丑事,一股脑的【官居一品】告诉了官府!

  越想越觉着,只有这一种可能,赖清规如负伤的【官居一品】野兽般,双日血红、喘着粗气来到了地牢中,打开了最深处的【官居一品】牢门,见到正在吃饭的【官居一品】栾斌。一看他这样子,栗斌便了然了,搁下饭碗,把口中的【官居一品】饭慢慢咽下去。

  借着油灯的【官居一品】光,赖清规看到栾斌面前的【官居一品】小几上,有鸡鸭鱼肉、四菜一汤,还有一壶小酒,他登时一阵邬火,狠狠一脚把小几踢翻,哗啦啦杯盘洒落一地。

  有些惋惜的【官居一品】看看落在地上的【官居一品】酒菜,栾斌摇摇头,便把身体坐端正,平静的【官居一品】望着赖清规道:“你终于连我也要杀了吗?”

  赖清规的【官居一品】嘴角一阵抽*动,恨恨道:“是【官居一品】不是【官居一品】你把我的【官居一品】秘密,泄露出去的【官居一品】?”

  虽然不太清楚对方所指,但栾斌不想多想,也不想多说,只是【官居一品】淡淡道:“是【官居一品】有如何?”这话在赖清规听来,自然是【官居一品】肯定的【官居一品】回答,顿时火气上涌,飞起一脚直踹他的【官居一品】心窝,备斌闷哼一声,像麻袋一样被击飞出去,撞在栅栏上,然后缓缓滑落到地下。碗口粗的【官居一品】木栅栏,都咯吱作响,可见大龙头舍恨一击,有多么大力。

  但赖清规并不解恨,追上前去,单手把他提起来,抵在栅栏上,咬牙切齿道:“我待你不好吗?”“好”栗斌点点头,声音微弱道:“解衣衣之、推食食之……”“我曾对不起你吗?”赖清规目光愈阴椒,虎口不由自主的【官居一品】收紧。栾斌口中溢出鲜血。但仍勉力摇摇头道:“没有……”“那为什么背叛我?”赖清规怒火填膺道。

  “我一一一一一一”栾斌眼中的【官居一品】光芒转瞬即逝)闭上眼缓缓道=“对手太强了,你没有嬴的【官居一品】希望……”

  “放屁!”赖清规怒道:“多少年来,我们打败了多少所谓的【官居一品】名将?这十万大山就是【官居一品】我们的【官居一品】无敌屏障,百万畲族是【官居一品】我们的【官居一品】力量源泉在这里我们是【官居一品】战无不胜的【官居一品】!”

  “你还沉迷在想象中,不肯接受现实……”栗斌摇摇头,断断续续道:“想想这些年,咱们干的【官居一品】事儿吧,洗劫、绑票、强*奸、杀人,敲诈、勒索,强拉壮丁……这可大都是【官居一品】对自己族人做下的【官居一品】,咳咳……”喘息几下,接着道:“要不那沈就再有本事,也不会用半年时间,便让咱们众叛亲离,成了丧家之犬。

  “你还想继续替他打击我!”赖清规手上猛然加力,栗斌直翻白眼,再也说不出话来,只能听他如野兽般,一声声嘶吼道:“自古畲汉不两立!我们的【官居一品】族人为何要支持汉人?”

  “难道五十年前的【官居一品】惨剧都忘了吗?是【官居一品】谁屠杀了我们的【官居一品】父辈?血海深仇都不想报了吗?”

  “我所作的【官居一品】一切,都是【官居一品】为解救被奴4!i的【官居一品】同胞,我有什么错?”赖清规的【官居一品】表情狰狞无比,声音仿佛从九幽黄泉传上来:“哪怕是【官居一品】一时让你们吃一点苦,也是【官居一品】为了让子孙后代不再遭难,为什么就不肯做点牺牲呢?为什么要出卖我呢?”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?!为什么?!!”赖清规声嘶力竭的【官居一品】质问着栾斌,又像在问所有人,他的【官居一品】声音在幽暗的【官居一品】地牢中嗡嗡回荡,却没有任何人回答他。

  “回答我!”赖清规终于松开手,栾斌的【官居一品】身子软软跌落,只见他双目翻白,已经被大龙头掐死了……

  “死了……”赖清规却没感到快意,反而升起丝丝悲戚,他呆呆看着自己的【官居一品】双手,竟是【官居一品】这双手,亲手扼死了曾经最好的【官居一品】兄弟,摧殁了自己的【官居一品】股肱栋梁……

  就在这一刻,他一直压抑在心底的【官居一品】,悲观、失败、绝望情绪,终于爆出来了。‘天神呐,你是【官居一品】要灭我吗?”赖清规心中万般悲苦道:“为何要对我如此残酷!

  没想不到栾斌的【官居一品】死,竟对他影响如此之大。在牢中待了很久,赖清规走出来,声音灰冷道:“把那官府使者拉出去,剁碎了喂狗。”狱卒们却畏畏缩榕,面露惊恐之色。“怎么,连你们也不听我的【官居一品】了吗?”赖清规的【官居一品】头痛欲裂,双目红得能滴出血来。“小的【官居一品】不敢……”狱卒们赶紧跪在地上,胆战心惊的【官居一品】禀报道:“那胡勇已经不在了……”“不在是【官居一品】什么意思?”赖清规气息粗重道。

  “就是【官居一品】……他已经庾死了。”狱卒战战兢兢道:“前天晚上吃了饭,突然喊肚子疼,然后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就死了。”咽口吐沫接着道:“我们请周大夫给看过,说是【官居一品】得了时疫,得赶紧埋掉。我们就连夜把他推到后山乱坟堆埋了。”“为何不禀报?”赖清规纵使头脑烧,也知道事情蹊跷。“报上去了”小喽哕们小声道:“难道大王没收到?”

  赖清规的【官居一品】脑袋又是【官居一品】嗡得一声,竟然还有人瞒着自己?他那已接近崩溃的【官居一品】心神,终于不堪重负,断掉了弦……“大龙头,大龙头……”看着他颓然倒地,左右赶紧扶住。

  此时的【官居一品】龙南城外,却是【官居一品】一片战云烧天。站在龙头山上,遥望县城的【官居一品】东、南、西三面,一座营盘挨着一座营盘,绵延几十里,那里是【官居一品】完成训练的【官居一品】各路大军,正在做着最后的【官居一品】准备,只待天明出!

  此表人不眠。沈就率领应邀前来的【官居一品】地方士绅、各族长老……这次的【官居一品】声势却比前次浩大的【官居一品】多,他身边环绕着近二百余地方显贵、豪绅宗老。这些人站在山头上,远眺着渐渐清晰起来的【官居一品】军营,但见桴鼓相闻、画角阵阵中旌旗云列、灯火弥漫,如同望之不断的【官居一品】长城。随着地势高低,山脉起伏,蜿蜒伸展,气势十分雄壮,看得众人心旌战栗,无不凛然。

  但更让他们恐惧的【官居一品】,还是【官居一品】那个略显消瘦的【官居一品】背影,他们不由自主的【官居一品】将目光放在沈就身后,只见他身后的【官居一品】黑裘大氅,在北风中猎猎舞动,仿佛是【官居一品】魔鬼在舞动。但当他若有所觉,回过头来时,那张温和英俊的【官居一品】脸上,那真诚亲切的【官居一品】笑容,又让人很难不生出亲近之心。

  菩萨与魔鬼的【官居一品】结合体,这正是【官居一品】众人对他的【官居一品】印象。这人实在太可怕了,那么多无法解决的【官居一品】难题,他却仿佛没用什么力气,就全部迎刃而解了一十他整肃了军纪,强化了训练,解决了畲人过冬的【官居一品】粮食,为他们找到了摆脱贫穷的【官居一品】道路;能把这些做到,已经是【官居一品】既不容易的【官居一品】了,可他又在百忙之中,抽空离间了叛军的【官居一品】内部,瓦解了他们的【官居一品】斗智,彻底弄清了他们的【官居一品】动向,这时才派出训练良好、士气高涨的【官居一品】部队,给予最终一击……大明的【官居一品】将军们如果还打不赢,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!众人心中只有一卒念头,千万不要和这个人作对。沈就无暇猜想他们的【官居一品】看沽,他心中还在想着一个时辰前的【官居一品】事情……

  那时他穿戴整齐,正要出门与来宾会合,却听侍卫禀报:“胡勇回来了。”沈就欣喜之余,也颇为意外,他给胡勇的【官居一品】碑文都写好了,真没想到这家伙还能回来。

  “真是【官居一品】命大之人啊!”沈就把马鞭往桌上一丢,大步往外走道:“先去见他!”

  来到书房中,沈就看到了衣衫褴褛、面色枯黄,但精神抖擞的【官居一品】胡勇,两人见面前很激动,沈就使劲拍着他的【官居一品】肩膀,连连点头说不出话来。胡勇的【官居一品】眼里淌出泪水,这是【官居一品】幸格的【官居一品】眼泪,像他的【官居一品】功劳一样灿烂。

  好一会儿,沈就才平复下来,拉着他坐下道:“快,说说是【官居一品】怎么逃出来的【官居一品】?”

  胡勇闻言神情一暗,低声道:“我也没想过能活着回来,但有人救了我一条命,这个人,大人绝对猜不到。”

  沈就点头道:“是【官居一品】谁?”

  “栾斌。”胡勇低声道:“他也被赖清规关了起来,就跟我住隔壁,他问了我很多问题,我怕他套我话,就爱答不理,就这么过了几日。”他陷入了回忆之中道:“但有一天,晚饭送来之后,他突然对我说,想不想出去?我当然想了。他又对我说,但有个条件,就是【官居一品】让我帮他保全家人。”说到这,他偷眼瞧瞧沈就,轻声道:“蝼蚁尚且贪生,我就信口答应了,心说以后的【官居一品】奎情以后再说。”

  “然后他便跟我换了晚饭,吃了之后,我就肚子疼,然后就不省人事。”胡勇见大人始终神色不变,这才放心道:“……后来我又醒过来了,现自己被人带到了后山,又被道出去几十里地,自己也就认道了。

  搞这篇檄文太费时间了……

  [.]

看过《官居一品》的【官居一品】书友还喜欢